Skip to content
GitHub Weibo

最近捡起来许久不玩的王者荣耀,打了几盘。由于段位不高,我甚至拿出了露娜秀了一把,甚是开心。

笔于 云谷

去上海

这周二去上海出差,回想起上次去上海还是在上个团队去上海出差。

杭州离上海不算远,但是自己跑的次数真的很少。很多老家的朋友都在上海发展,上海对于江苏的孩子来说有点不一样的魔力。

我在人民广场站换乘去找同学吃午饭,突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和爸妈来上海,也是在人民广场,当时从舅舅家返回浦东的学友酒店,但是从没乘过地铁的我们在人民广场站不知道该怎么换乘,后面一位年轻的小哥主动带我们去二号线。将我们送到后,我们才知道他并不是也要换乘,而是特地送我们。所以他们都说,上海人排外,但我感觉上海的人不一定排外。

我毕业的时候也曾想过要去上海发展,当年考研的目标院校是同济大学,虽然最后名落孙山,但总归对上海还是有一份感情。但如今,身在杭州,心也自然在杭州。上海,有机会我还是会去,但定居是不可能了。

笔于 云谷

XR元年?

感觉在自媒体的嘴里,每年都是XR元年。今年Apple Vision pro出来后,这种呼声再次袭来。

明天,我们受邀,去上海某国产XR眼镜公司体验其工业级应用。在此之前,我们已经体验了微软的Holo,但是整体效果上一言难尽,交互很烂。另一点就是,现在阶段很难说清楚XR到底能做什么,或者什么业务场景是XR能做的更好的。明天,我抱着学习的态度去了解一下XR的一些技术栈,也顺便看看这些应用场景。

据说Apple Vision pro的交互做的很好,我目前还没看完评测,总之,我对XR应用目前的态度还相对保守。

笔于 云谷

这个页面,是将 Obsidian 的时间戳笔记在Astro端进行编译后,再利用纯CSS实现了一个瀑布流。

但是到现在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需要优化:

  1. 瀑布流的实现效果看似没有问题,但是卡片的顺序却是纵向排列的,给读者带来了时间线上的错乱感。
  2. 随着卡片变多,这个页面的dom节点会越来越多,因此即使是一个纯静态的页面也可以考虑一下控制dom的节点数来达到性能的一个最佳体验。
笔于 云谷

最近去了一趟日本,人生第一次出国,在关西玩了5天左右。整体印象还蛮好的,虽然没怎么特种兵,但还是玩的筋疲力尽。很开心的一次旅程。

笔于 云谷

记账的习惯

这个月开始记账了,我发现记账是一个很能省钱的方法,当你想要盲目消费的时候,你会发现自己要在账本上记录这一条就会多一步思考,自己是否需要这个东西?

另一件事情是在日历上记录自己的出行、会议等一些安排,即是记录,也是规化。

笔于 云谷

周末都排满了?!

最近发现自己前两个月的周末都排满了,之前2月份就想约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,那时财年末,大家都比较忙,就没有能聚起来。但是自己4、5月份的周末一直没有空闲的时间。有一部分是因为小孩子的原因,但是确实这几个月的周末事情都扎堆了。

笔于 云谷

这周的裁员,速度是真的快,虽然比例没有外网说的25%那么夸张,但是身边走的人还蛮多的,有开心领着大礼包的,有痛苦收拾东西的。

人生啊,要愈挫愈勇。

笔于 桦枫

王国之泪终于发货了

笔于 云谷

昨天,业内挺有名气的程序员左耳朵耗子离世的消息刷屏了整个动态,这也是继司徒正美之后,另一个我很熟悉的业内知名人士猝死的消息。

虽然左耳朵耗子的一些观点比较偏激,我对他很多的观点持有保留意见,但是同时我也从他的博客中学习到了许多。

其中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那篇关于缓存一致性的文章,引经据典,当时读完真的受益匪浅。我后来还专门去阅读了文章中提到的Facebook的那边论文《Scaling Memcache at Facebook》,总而言之,读前辈的文章可以知其然也可以知其所以然。

前辈的最后一篇文章是是微服务架构不香还是云不香?,文章中不但有对近期Prime Video的热文的解读,更有很多独立思考的内容。对于技术人来说,不人云亦云,有着自己的判断力已经是超出了大多数人了。

仅以此篇短想法来纪念这位业内的前辈。RIP。

笔于 云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