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GitHub Weibo

乘客与司机【系列】

近些年,打车挺多的,也偶尔做过顺风车的司机载过乘客。乘客与司机,在系统的分配下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呆上几十分钟,其实也算是一种缘分。而且,除了有一次在舟山玩的时候打车碰到了同一个司机,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相同的师傅。这个系列就是写我和司机师傅的一些交谈趣事。

被追尾了

2024年1月6日 家-杭州动物园(52元)

周六准备带娃去动物园玩一趟,因为虎跑那边特别堵车,停车也非常不方便,于是决定打车过去。高德地图的预估价格在40元左右。车子开了还没五分钟,准备上秋石高架的时候,突然被后方的另一辆车加塞追尾了。司机于是停车下去处理交通事故,我们在车子上等着,想着如果耽误时间太长的话就重新叫一辆车,但是看着司机应该是打算私了,于是在车上等了大概十分钟。

到了动物园后,我看了一眼价格,52元。但是今天这个路线其实并没有很堵,大概率是因为出交通事故导致的时长费上涨了。但是这个事故和我们完全是没影响的,甚至我们还是受害者。于是给高德申请售后,要求按照原来的预估费用进行重新核算。高德的处理效率也是比较高,过了半小时就给我打了电话,确认了情况后,退了30元给我们。

萧山机场的高速费

2023年6月19日 萧山机场-家 120元(含高速费21)

从日本回来,飞机晚点 + 等行李等了50分钟,刚好错过了19号线的末班车,杭州天气太湿润,梅雨季节总让人浑身不自在。拿到行李后,海关已经下班了,我们就飞速前往机场的网约车点等司机。亚运会快到了,机场的设计还挺合理,打车比之前方便多了。

司机是个大概30岁的男子,刚出车库,导航就提醒需要换道了,空港高架维护,我们只能走老路,多7个红灯,但是时间上并没有多,只是要经过高速,需要交20元的高速费。

司机此时就问高速费是我们直接线下付给他还是直接加在订单中,虽然在司机的语气中,我听出了他是比较想我们直接付给他,但是我这时候也懒得掏出手机来,于是就说能加在订单中就加在订单中吧。司机也是很爽快的就同意了,来到收费站,司机掏出手机付了一下钱,我看了一眼,发现金额确实没问题。

此时司机打开了话匣子,说今天早上,一个空姐也是叫了车,只不过是来机场的方向,司机问她要了高速费,空姐也是爽快的同意了,只不过刚下车不久就直接投诉了司机。那为啥空姐要投诉呢?

萧山机场的高速收费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,从主城区往机场方向来是不需要收费直接通行的,但是从机场方向往主城区是需要交20元高速费。应该在几年前,是双向都收费,只不过后面由于来机场的都是赶飞机的,而收费站带来了拥堵问题导致不少人赶不上飞机。因此后面改为了单向收费,反正你进来了总得要出去的么。如果是私家车,这种似乎也并没有任何问题,不过现在网约车多起来了,单子都是单向的,司机过来的确是不需要交高速费,但是离开的时候是需要的。那么问题又来了,离开的时候可以让离开的乘客来承担高速费呀,只不过机场这个区域打车有很强的时效性,司机早上进来往往是很难接到乘客的,不少时候又得空车回去,回去还得交一笔高速费,谁会乐意呢?

仔细想想,萧山机场的这个高速收费还真的是变成了一个难题,但其实也有一些解法,即使这7公里的高速不要收费,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案。只不过谁又愿意去推动这件事呢?

北京的交警很少

2023年4月18日 南锣鼓巷-四季明福 3km 15元

4月份去北京玩了一趟,从南锣鼓巷打车到附近的烤鸭店,几公里十分钟,遇上了一个年轻带有一些痞气的师傅。

我以往的经历是往往中年的司机会更愿意和乘客聊天,但是这个师傅挺社牛,一上来就问我们说,五一他想摆个地摊,卖卖酸梅汤,感觉比开车要挣钱,问我们这个想法怎么样。我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,反而问他说“开车现在不怎么挣钱了吗?”

哪知道这一问,一下子打开了司机的话匣子,一开始还很收敛,后面直接开始一些不能明说的话题了。我笑着说,在京城还敢这么放肆,不怕交警抓牢么。司机笑着跟我说,你看看这大街上,有见过交警吗?我瞥了几眼,还真没看到交警的影子,不过交警再多,也不会出现在每一个街道啊。司机师傅说,他前几个月在上海跑车,交警多、拍照多,一个月下来违章几千块钱。这才跑来北京,果然车子好开多了,交警没见过几个。按师傅的原话说,“天子脚下,这帮人就是不干活也没啥事,都是个个有背景的”。

瞧着烤鸭店快到了,我赶紧打住话题,这万一聊下去,聊着聊着就聊到局子里了。

不过一路上是没有见到交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