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uckyscript's Blog
  • 苏幕遮

    碧清天,月氲地,夜色连波,江上薄雾醉。孤影前行月如水,何处有情,皆于孤影后。

    空思量,自惆怅。时时迷惘,寒裘难入寐。星寒波重雪独傲,风景入画,幻作乡思泪。

  • 致命魔术简评

    爱迪生说:天才就是1%的天分加上99%的汗水,但是那1%的天分是最重要的,甚至比那99%的汗水都重要。

    爱迪生是天才吗?和特斯拉比起来显然不是。

    最近又重现看了遍《致命魔术》,少了之前的惊讶,多了几分佩服。最伟大的魔术师是谁?不是Borden,不是Angier,而是导演诺兰。这部电影用了类比蒙太奇的手法,将老道具师Cutter为女孩讲解鸟笼魔术和时间轴上更为推前的Angier最后一场演出联系到一起,完成了倒叙开场,比《失忆》中轰炸式的倒叙,更加圆润自如,并由Cutter的“prestige”一词,呼应主题同时完成转场,电影自然过渡到法庭部分。Borden因被目击在水箱旁看着Angier溺毙

  • 小诗一首

    或许,我们终究会有一天,挽着别人的手,忘了曾今的她。

    或许,曾经发过的山盟海誓,也会淹没在滔滔的江水中,不留一丝。

    我走在这片雪地里,望着南方。那是你的方向。

    爱听音乐的南方姑娘,过了年就20了吧?

    可是,那些因为缘分而带来的东西,也终究会缘尽别离呀。

    就像这北国的雪花,虽然美丽,终究也会融化。

    我走着,那漫天的雪花,在空中飞舞,不知疲倦。

    仍记得,那年秋天。

    落叶如疲倦的蝴蝶,我俩躺在草地上,望着​天边。

    你说,你要去大城市。

    我看着你的双眸,好想时间就停在那一刻。

    后来,我只身来到北方,渐渐的,淡了,淡了。

    远处,灯桥楼树,摇曳追逐。

    我说那蓝天,我依稀记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