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醒:本文最后更新于 647 天前,文中所描述的信息可能已发生改变,请谨慎阅读。

提着一壶酒,独自一人站在河边,我饮了孤独,也饮了愁绪。

我是的一名剑客,在雪中醉卧豪饮。

北风,慢慢吞噬身上的余温;雪花,凝结了我的心。

叹人世,不过是浮华一场,却执着了大半生。

不如饮酒舞剑,雪中作画;

不如浪迹天涯,独自轻狂;

红晕,染了我的脸颊,清风拂动发丝,正如我混乱的思绪。

我叹人生如梦,何为虚实。又愿为所谓值得,飞蛾扑火。

有幸,活成梦中的恣意轻狂,却见她的脸逐渐清晰。

写下一封书信,想要寄给她。

算了,就由这封信,躺在时光的角落,轻惹尘埃。